歡迎光臨AG众盈設計公司網站

AG众盈設計公司

建築設計/市政設計/規劃設計/化工石化設計
風景園林設計/公路工程設計/電力工程設計

全國服務熱線

400-8839-119

未來新城規劃從“地下”開始

  這是香港跑馬地地下蓄洪池內部構造。該防洪設施容量達6萬立方米,相當於24個標準遊泳池。在多雨的香港,特區政府不斷升級防洪係統,打造了一批“隱形”的地下工程。針對城市特點開發地下空間,值得新城新區規劃建設借鑒。

  如今,城市用地越來越珍貴,也使地下空間的開發利用越來越重要。專家指出,在新城新區的規劃建設中,應注重地上、地下的整體開發,把地上和地下進行綜合考慮,使地下空間更好地連通,別總是“開發推著規劃走”

  隨著城鎮化進程的推進,城市用地越來越寶貴。一些特大城市、大型城市的黃金地帶更是寸土寸金。地下空間的開發利用變得越來越重要。我國地下空間建設的現狀如何,還存在哪些問題?未來新城新區建設在開發地下空間時應該注意哪些問題?

  利用地下空間變成自覺行為

  20年前對於國內城市地下空間的大規模開發還存在爭議,如今可以自信地說,我國地下空間規劃建設走在了世界前列

  20年前做城市地下空間規劃的研究時,對於中國的地下空間大規模開發的時機有未到來,還存在諸多爭議。當時,學者們討論比較多的是如何學習日本、新加坡以及歐美等地關於地下空間規劃建設的先進經驗。“這些年來,在城市地下空間建設方麵,AG众盈也積累了許多先進經驗。20年過去了,AG众盈可以自信地說,目前我國的地下空間規劃建設走在了世界前列。

  城市地下空間的種類很多,既包括地鐵、地下人行通道、機動車地下道路、綜合管廊,也有倉庫、糧庫、汙水處理廠、變電站,還有地下商業綜合體、文化娛樂場所等。除了不主張居住之外,地上空間幾乎所有的功能,都可以在地下實現。

  

點擊查看大圖

 

  大城市的發展日新月異,城市用地日趨緊張。規劃建設好城市地下空間,能夠在緩解城市用地緊張方麵發揮重要作用。李迅舉了幾個地下空間利用的案例:平日裏繁華熱鬧的上海人民廣場,地下其實深埋一個220千伏的大型變電站,它是我國第一座超高壓、大容量的城市型地下變電站;位於北京南苑機場附近的槐房汙水處理廠也是完全建於地下的,它是亞洲最大的再生水廠,日產再生水60萬噸。將汙水廠建於地下,能避免異味在地上空氣中流通。更值得一提的是,汙水廠對應的地上空間全部用於綠化。

  如今,充分利用地下空間已經變成一種自覺行為,一些建築在最初設計時,地下空間就多達6層甚至更多。李迅說,隨著相關技術的進步,地下空間在光線、空氣流通等方麵已能做到與地上差異不大。

  北京的地下空間使用總麵積已經超過1億平方米,上海、成都、重慶等大城市的地下空間總麵積也達到5000萬至6000萬平方米。未來,地下空間的利用類型會越來越豐富,麵積也會越來越大。

  不能“開發推著規劃走”

  地下空間規劃建設單一,連通性不夠,地上地下協調性差,還存在多頭管理問題

  盡管我國地下空間建設取得了長足發展,目前仍麵臨一些不足。我國地下空間的綜合利用尚顯不足。地下空間規劃建設單一,多是分散開發,連通性不夠,地上地下的協調性較差。“連通性不夠導致從一個地下空間到另一個地下空間要先上到地麵再下去,不夠便利。

  當前,地下空間還存在多頭管理的情況。地下空間種類多,涉及的管理部門多。現實情況中,就存在由於管理部門不明確,一些糾紛沒人管,或者多個部門均有管轄權的問題。

  一個城市的地下空間是如何布局的?很多城市都不完全清楚。李迅說,特別是一些早期的檔案,由於不同種類的地下設施分屬不同的部門進行管理,數據分散,統計口徑不同,標準不一致。地下空間情況的不清晰,也給城市管理帶來很大隱患。近些年來,工程施工過程中,因為對地下情況了解不清,導致地下設施意外破壞的新聞並不鮮見。因此,城市管理者急需摸清地下情況。

  我國關於地下空間的專門法規存在缺失。地下空間建設標準尚不完全統一。對於地下空間的權屬規定也有失清晰。例如,地下空間中地麵以下多深可以由業主享有使用權,多深是公共所有的,一直沒有明確規定。

  此外,地下空間的規劃體係尚未形成。相比地下空間而言,地上空間的規劃比較規範,而地下空間往往是“開發推著規劃走”。

  新城新區建設“先下地再上天”

  過去是“先上天,再入地”,未來,可以“先下地,再上天”,而且“能夠下地的都先下地”

  2016年,我國城鎮化率為57.35%。我國仍處在城鎮化進程不斷推進的過程中。未來,城鎮化率要達到70%至80%的穩定狀態,還有20%的提升空間。以每年城鎮化率增長1%的速度來計算,每年將有1500萬左右的人口從農村走向城市。這意味著我國將有相當數量的新城新區投入規劃建設。

  未來的新城新區建設過程中,應該更加注重地下空間的利用。過去,是“先上天,再入地”,未來,完全可以“先下地,再上天”,而且“能夠下地的都先下地”。

  從技術角度看,如果在地麵上新建大樓,地下空間要事先規劃好,一旦建成,地下空間便不能再拓展。如果先建地下空間,一旦需要在對應的地上建設高樓,是可以通過科學的計算和規劃實現的。

  大規模利用地下空間,能騰出更多土地,拓展公共空間、建設公共綠地、增加公園數量、改善城市生態。如位於北京奧林匹克公園南側的一大片區域,其地下空間分成3層,分別是大型商業綜合體、地下道路和城市地下管廊,地麵則全部是草地。

  在新城新區建設過程中,應該更加注重地上、地下的整體開發,對地上和地下進行綜合考慮。地下空間種類繁多,涉及的管理部門包括市政、水電、煤氣、通信、熱力、人防等,應該創新管理模式,協調好各個部門之間的關係。目前,為了加大對地下空間的管理力度,一些城市由一個部門牽頭進行管理,也有的城市探索設立地下綜合管廊辦公室進行管理。

  每座城市都應建立城市地下空間的綜合利用總體規劃,明確重點領域和開發步驟。同時,隨著地下空間開發利用的增多,應該加強地下空間安全規劃和管控。

返回頂部